【八卦新鲜事】这个说自己就是未来的俄罗斯设计师,卖的是什么?


2016-06-20

这些设计看起来单纯天真,但其实就是精心谋划的玩世不恭。

今年,Pitti Uomo 男装展有几个亮点。Visvim 的走秀当然是一个,还有俄罗斯街头风品牌 Gosha Rubchinskiy 要在以商业西服为主轴的 Pitti Uomo 上展示街头服饰设计。

2008 年,英国《金融时报》的记者 Charlie Porter 曾经采访过 Gosha Rubchinskiy ,问他:时尚行业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然后 Gosha Rubchinskiy 说:“我就是未来。10 年之后,所有的人都会谈论 Gosha Rubchinskiy 。”

现在回过头来看他当初说的这一番话,也不算大言不惭。

从艺术院校毕业后,Gosha Rubchinskiy 从事过造型师、化妆师、发型师等多种工作,但没有学习过专业的时装设计课程。2008 年,Gosha Rubchinskiy 在莫斯科发布了他的第一个同名系列。但因为当时资金短缺,俄罗斯工厂的限制等因素,他只设计一些简单的运动上衣、外套还有裤子的部分,并选择在苏联体育馆举办时装发布。

还是因为资金短缺,无法制作下一个系列,没有专业的销售团队,Gosha Rubchinskiy 仅推出三季设计便没了踪迹。

现在,这个俄罗斯品牌的走红要多亏了川久保玲的丈夫。现任 COMME des GARÇONS 集团总裁 Adrian Joffe 对于 Gosha Rubchinskiy 的垂青有加,帮助这个品牌 2012 年回归了市场。现在的分工是, Gosha 在莫斯科独立负责起设计的工作,而 Adrian Joffe 则在欧洲协助服饰生产,产品部门则设立在 Comme des Garçons 在巴黎的总部。

看起来,当初因资金短缺而制作的运动服饰系列,弄巧成拙成了一种“先见之明”。比如,现在正好就很流行运动休闲风,而  Gosha Rubchinskiy 似乎迎合了时代的需求。不过,Gosha Rubchinskiy 本人把设计这件事想得很透彻。

先抛开他的设计风格不说,来看看他的设计细节。

Gosha Rubchinskiy 在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长大,一个艰难但是又充满机遇的时代。他的家人住在莫斯科,很难找到工作。而俄罗斯本土设计师陶醉在西方的流行文化和非主流文化中时。但他为俄罗斯而自豪,经常将这种情节用在他的作品当中。 

Gosha Rubchinskiy 2015 秋冬系列的主题,选择上个世纪 80 年代中俄两国之间的关系为背景,在设计上将国旗合并为 logo,而“运动” 二字的繁体中文与俄文则作为标志印花。亚文化是他青睐的另一个设计因素,朋克、滑板与光头党都是用来使用的意向。你还可以看到他对童年回忆的运用,包括一些 1990 年代俄罗斯年轻人喜欢的东西——电子游戏、杂志、口香糖。

他其中一件畅销单品,是一件用了 Tommy Hilfiger 经典样式、把原本的Tommy Hilfiger 的 Logo 改成 Gosha Rubchinskiy 字样的运动衫。在以前,俄罗斯有大量被复刻的 Tommy Hilfiger 的运动衫,买不起真货的俄罗斯年轻人纷纷掏钱去买这些仿冒品。而如今 Gosha Rubchinskiy 却把这样的衣服做成“真货”带到曾经模仿过的世界,让那个制造过经典的世界去消费。

这种精致的嘲讽和 Vetements 有异曲同工之处。

两年前,Vetements 发布首个系列时,很少有人能负担得起其定价在 1400 美元的解构牛仔裤。一年后,Vetements 就做了两件爆款:一件你能用 10 美元在安特卫普城里任何纪念品商店买到的“安特卫普”(Antwerp)字样剪裁 T 恤,只是 Vetements 版本是 225 美元,还有一件模仿体育场馆安保人员身穿的超大尺寸雨衣,只是背上的 Logo 写的不是写的“安保”而是“Vetements ”,售价为 185 美元。这两件单品在数周内销售一空。此后,Vetements 又推出了那件著名的胸前印有物流公司 DHL 字样的黄色 T 恤。

这些设计看起来单纯天真,信手拈来,但其实就是精心谋划的玩世不恭。也是街头风品牌可以和主流时尚划清界限的聪明做法,也正是青少年文化需要的另一个时尚“范本”而已。

“当我做第一场走秀时,我就感觉 10 年后,这种风格会流行起来。 8 年之后就发生了。挺有意思的。” Gosha Rubchinskiy 说。

Gosha Rubchinskiy 坚持要让他 45 英镑的 T 恤和 95 英镑的运动裤能让喜欢他的青少年能买得起。事实上,在这个过程中,他聚集了一大批还将自己定义为“青少年”的成年人。 现在,他的设计已经在全球 92 家店内售卖。还有很多零售商排着队想要他的设计。

他新系列的灵感来自于意大利作家、诗人、后新现实主义时代导演 Pier Paolo Pasolini。“Pier Paolo Pasolini 反对全球主义,他认为最好能让意大利保持意大利精神,让法国是法国,俄罗斯是俄罗斯。” Gosha Rubchinskiy 说,“现在是时候思考一下到底什么是欧洲了。” 

现在,这个品牌已经和 Supreme 还有 Palace Skateboards 齐名,基本上和这些品牌有着类似的消费群体。

Supreme 和 Palace Skateboards 都不参加时装周,都选择在进店之前在网上发布新款。让粉丝们等待新款的来临已经成为了它们潮牌吸引力的一部分。但是Gosha Rubchinskiy 似乎仍然相信 T 台走秀的魅力,包括上 T 台对它品牌的影响力。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 Supreme,我也没有想成为 Palace Skateboards ,Gosha 就是 Gosha。” Gosha Rubchinskiy 说,“人们说 Gosha 是下一个 Raf Simons,不,Gosha 就是 Gosha。”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186-1379-6800

地址

河南省洛阳市西工区九都路3号院新神州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