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新闻】普京与大亨们是如何用互联网改变俄罗斯的?


2016-04-15

普京与大亨们是如何用互联网改变俄罗斯的?

4月14日下午5时起,普京在莫斯科商栈展览中心与俄罗斯民众开启2016年的直播连线。此刻仍在直播的连线是俄罗斯互联网的年度盛事。普京此前已经连线过14次,回答过900多个问题,连线时间超过了45小时,每次连线都是世界上耗时最长的总统连线。


在这背后,足以彰显普京善于利用互联网营销形象和统治社会思想的政治手腕。另一面也向我们说明,俄罗斯跟中国一样,有大量的“网虫”,互联网原住民、普京和互联网精英一起打造了欧洲最庞大的互联网行业。


恰好,「识象」专门在俄罗斯游历了一段时间,也感受了互联网对俄罗斯的改变。


俄罗斯仍在网上晒幸福


在拥堵远超北京的莫斯科街头,有不少苏联时代的拉达牌小车,但也到处挤满了欧美出品的豪华轿车。这些豪车里不是能源富商就是互联网新贵。


在国内的新闻里,俄罗斯的形象只有一个——因为西方的制裁,居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但在俄罗斯呆上一天就该明白这得是往菜里添了一缸醋。


现实是,莫斯科人平均三辆轿车,大多数家庭在郊区都拥有一套木屋别墅,周末全城人都往乡下跑,每年的七八月他们都拥有巨长的长假。此时“战斗民”族会批量在“战斗”在全球旅游景区。他们将实时通过网络分发“战斗民族”在世界各地战胜高楼、大山大海的景象。


尽管通货膨胀,物价上涨,一个普通蓝领的平均收入已经下滑,但月薪仍然保底可达到6000到8000元人民币。


更要气死你的是,俄罗斯人医疗免费、教育免费,水电、煤气等基础生活消费也极为便宜,有些直接打进物业费里统一收取,而物业费并不比中国贵,低保户再穷也能从政府那分到70平米的房子。而早在苏联时期,其高度城镇化就已经让传统小农经济绝迹了。俄罗斯大城市之外是诸多个功能齐备的小城镇,务农者的生活水准远远高出你的想象。在圣彼得堡,媒体高呼着失业率正在抬升,但实际的失业率却只是千分之几。你们俄罗斯媒体是有多脆弱!


没有几个大学生会担忧工作问题或者思考如何上街。如果真的民不聊生,你很难想象普京政府的支持率仍然有七八成。俄罗斯的年轻人正忙着在互联网上晒脸晒幸福呢,而且他们还不必翻墙就可在推特和脸书上表达自己的想法。


此刻的俄罗斯已经是欧洲最大的互联网市场,网民人数在欧洲位居第一,并且保持着将近20%的增长。有超过97%的俄罗斯年青一代是互联网的重度用户,约28%的55岁以上俄罗斯人能使用互联网。俄罗斯也拥有一大批足以比肩世界的互联网企业,互联网行业的完整程度跟中国在一个水平线上,甚至一些地方做的更好。


俄罗斯的互联网崛起当然与普京和一些互联网大亨有关。


普京的互联网形象战


线下普京经常打猎秀肌肉,而通过互联网,普京成功地把自己锻炼成了一个段子手。


昨天连线中的提问包括:如今俄罗斯人都在节省,普京节省什么。普京回答是时间。而如今俄罗斯人都在存钱,普京存什么,普京依然回答时间。


提问:如果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都掉水里面,你救谁?


普京:如果一个人想要把自己淹死,没有人能够救他。但只要他们俩愿意,我会伸出援救之手。


互联网是普京展示形象的一个最佳舞台,普京特别擅长把握民众的互联网情绪,并利用互联网战斗。为了和西方对抗,他专门成立了一个新媒体“今日俄罗斯”用来对抗CNN等美国媒体,但他搞宣传的方式高明的多。“今日俄罗斯”请来的是反美的美国王牌主持人拉里·金。因此他的用户不但有俄罗斯人,更多的却是喜欢看美国出丑的美国用户。他的“今日俄罗斯”的视频居然可以运作,“今日俄罗斯”的关注度也打败了整个欧洲的时政新媒体。


当然这不等于互联网在普京治下,可以毫无顾忌。虽然此前民众的留言高达170万条,有的也不乏敏感,但在直播中,一些十分敏感的话题,显然会经过主办方和主持人的过滤。


在俄罗斯整个互联网的荣辱与趋势都和普京有关。


20世纪90年代,俄罗斯大众传媒就经历私有化的转型期,金融寡头操控了国家的传媒和话语权,但他们随后遭遇了强大的普京。普京开始整合媒体,并直接指出媒体是“国家的服务者”,如能源行业一样,国有资本成为传媒领域的控股者。


普京充分承认互联网的自由性。所以无论是脸书、Youtube还是推特,都能在俄罗斯长足发展,梅德韦杰夫甚至还是脸书上的网红。但是普京也懂得如何让互联网有利于自己,并适时加强控制,让听话的媒体存在,不听话的被处理。


比如他会利用美国监听事件,和恐怖主义活动,以反恐和反西方的名义,团结民众自己来控制互联网。比如他利用乌克兰的危机,就对本国最不听话的互联网企业VK下手,让人用资本将VK的自由派踢出董事局。


那些疯狂的大亨们


普京更会抓住互联网大亨的弱点,影响他们,毕竟互联网行业是能源之外俄罗斯最有利可图的行业。而这个行业高度依赖投资人的投资,资本市场的风吹草动会立刻左右他们的前途。所以普京没事就会唠叨两句,每次一开腔就能吓到所有的互联网企业股价跌破胆。比如他会说互联网其实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发明的,俄国的很多互联网企业被迫雇佣了很多美国人云云。


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俄罗斯的普京、现行法律以及狂热的普京粉才是真的惹不起。当然在俄罗斯,互联网大亨们本身也是影响社会的强大存在,俄罗斯仍然潜移默化地被他们改变。


这些大亨往往是以疯狂的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著名投资人尤里·米尔纳刚刚发出了“突破星击”计划,和霍金一起打造相当于光速20%的超级飞船飞往飞马座。


20150824160855_56762.jpg
尤里·米尔纳


而在2011年,俄罗斯新媒体巨子德米特里·伊茨科夫发起了“俄罗斯2045”计划,要打造“永生人”。利用人造大脑存储人的记忆。当人濒死时,将大脑记忆移植新的机器身体和人造大脑上。只要记忆移植,人将实现永生。


一个要上天,一个要永生,这种疯狂超越了普通的互联网炒作,不过这实际上一直符合俄罗斯人打造超级科技的民族情绪。这是冷战时代强大苏联拥有超级科技后,对整个俄罗斯遗留下来的基因。这让人相信,只有强大的科技才是俄罗斯崛起的象征。


俄罗斯的互联网大亨也许和普京未必时刻同线,比如VK的创始人还是普京的坚定反对者。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助力俄罗斯变得更伟大的英雄形象。他们知道,俄罗斯这个“战斗民族”只尊重英雄和强者。要想改变俄罗斯,就必须造出英雄,无论他身处政坛,还是操纵科技。


这也导致一个现象,俄罗斯的互联网虽然非常开放,但并没有出现乌克兰西部民众那样亲西方体制的情况。因为无论是主流的互联网企业家还是用户,都以恢复俄罗斯或苏联帝国的荣光为目标,这很容易形成爱国主义为基础的互联网文化。


那么爱国主义是苏联时代的俄罗斯中老年专有吗?俄罗斯新新人类和雅痞怎么看。后续,我们去认识下俄罗斯文艺普通和二逼青年的互联网打开方式,以及那些疯狂的俄罗斯互联网网站。                                                                                                                                                                                                                           来源:虎嗅网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186-1379-6800

地址

河南省洛阳市西工区九都路3号院新神州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