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新闻】完美风暴已至 普京政权存活时间已不足一年?


2016-05-04

俄罗斯的出路只有两条,要么通过与西方和解或寄望油价快速反弹改善财政状况,要么普京下台。

2016年2月8日,叙利亚旧大马士革街头出现了印有普京头像的纪念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俄罗斯经济深陷低迷之际,俄罗斯以及直接间接统治该国16年的普京会发现,他们已经成了西方末世预言的主角。

早在2011年,英国历史学家、哈佛大学教授弗格森(Neil Ferguson)就指出,俄罗斯正在衰退,在国际舞台的地位越来越边缘化;去年,他的同事约瑟夫·奈(Joseph Nye)撰文称,俄罗斯陷入了“长期的衰退”。欧亚集团的伊恩·布赖默(Ian Bremmer)等人也发表了类似的观点。

最近,美国罗格斯大学教授亚历山大·莫泰(Alexander J. Motyl)以及布鲁金斯学会的俄罗斯学者莉莉亚·谢夫特索娃(Lilia Shevtsova)更是宣称,俄罗斯的崩溃已然开始。

最悲观的评估或来自泛欧智库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俄罗斯访问学者尼古拉·彼得罗夫(Nikolay Petrov)。他在上个月发表的工作论文中预言,普京政权存活的时间可能不到一年了。

他指出,不断加剧的经济困境、基础设施老化、统治精英集团裂痕加大、缺乏改革能力等是导致俄罗斯政权垮台的几大因素。他说俄罗斯目前就像打着尾旋坠 落的飞机。“普京政权不可能以现在的状态持续下去——要么飞机爬升上去,要么坠落,”他说,“(如果没有关键性的改革)这个政权剩余的生命将不足一年”。

彼得罗夫于1991年至1992年曾担任最高苏维埃分析和预测部门(Analysis and Forecast Division in the Supreme Soviet)的组织者,1994年至1995年是俄罗斯总统行政办公室的顾问和分析师。1996年到2000年间作为资深顾问就职于智库莫斯科卡内基中 心(Carnegie Moscow Center)。

俄罗斯将于今年9月举行杜马选举,2018年举行总统大选。今年初,彼得罗夫在给《莫斯科时报》撰文时曾指出,2011年底的杜马选举引发了大规模的政治抗议,而政治斗争也已经出现在今年的选举中。5月,也就是初选开始时,或迎来政治斗争的高潮。

在这之前三个多月,莫泰也发表了类似的看法。他说随着不稳定因素聚合在一起,俄罗斯已经处在了“完美风暴的边缘”。

除了经济衰退、政治体系分崩离析,他还指出,作为俄罗斯政权核心和中轴的强人普京“很明显已经过了他的鼎盛时期”。

自去年开始,俄罗斯陷入了自1999年普京上台以来的最长经济衰退中。上个月,世界银行警告今年俄罗斯的贫困率将升至14.2%,“侵蚀了近十年里的成果”。

低迷的油价和来自西方国家的制裁,让俄罗斯经济陷入了衰退。“很难确切说经济的底线在哪,” 就连一向自信的普京也在上个月的“普京年度连线”中承认,俄罗斯“正在经历一段灰色时期”。

在油气占政府收入43%的俄罗斯,大宗商品的繁荣带来的充足收入一度为普京及其政府解决经济问题,乃至分配精英阶层的利益提供了基础。然而,《纽约时报》在2日一篇文章中指出,这些政府过去用来重振经济的“简单、受欢迎的解决问题——或至少安抚民众——的手段已经全部耗尽了”。

这也让此前掩盖在经济繁荣下的问题暴露了出来。彼得罗夫在论文中指出,管理的薄弱、政府官员的短视,在经济危机带来的新问题面前显得格外明显。他写 道,“迫切需要做出的决定在增加,而且,随着政府‘钱袋子’萎缩,资源减少,精英阶层之间的竞争加大,出现了一些新的、史无前例的问题。”

经济的低迷似乎也对普京在民众里的声誉造成了影响。俄罗斯独立民调机构“莱瓦达中心”(Levada Center)今年的调查显示,约半数民众认为俄罗斯正在走向“正确的方向”,而去年夏天这一比例为64%。今年3月的一项调查显示,普京个人的支持率仍 高达73%,不过同比下降了10个百分点。

对此,彼得罗夫等学者认为,其部分支持率来自俄罗斯对外军事扩张引发的国民自豪情绪,如吞并乌克兰克里米亚、空袭叙利亚等,但随着经济低迷,俄罗斯不得不削减预算,从叙利亚撤兵等。

另外,权力的集中蒙蔽了普京的视野,反过来对经济决策造成了影响。彼得罗夫提到,一个非常显著的例子是,普京主导了一项鼓励生育的政策以解决人口问题,而实际上,俄罗斯人口却继续以危险的速度老龄化,“但普京的随从对他隐藏了事实证据,并公开对此政策进行表扬。”

因此,他总结到,俄罗斯的出路只有两条,要么通过与西方和解或寄望油价快速反弹改善财政状况,要么普京下台。就连这两条道路可能也需要时间,而且也 不一定能防止俄罗斯垮台。另外,鉴于普京缺乏明确的继承者,在政府权力被分散到不同政府机构、包括车臣在内的各地区后,整个俄罗斯也将面临崩溃。

莫泰也指出,在高通胀、低就业和人民生活水平下降的情况下,几乎俄罗斯社会每一个阶层都会越来越走向反叛。他认为,普京及俄罗斯的关键问题在于,整个政治经济体制都抗拒改革。

不过,并不是所有学者对俄罗斯的看法都这么悲观。美国哈佛大学贝尔弗尔中心(Belfer Center)教授Simon Saradzhyan上月底撰文称,至少从经济角度看,俄罗斯的现状并没有那么糟糕。他将俄罗斯的经济和地缘政治表现与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及意大利做了对比,发现过去16年来,俄罗斯的表现甚至还要优于它们。

他还发现,如果将非经济因素考虑在内,利用更复杂、多变量的测量方法来看,俄罗斯最近十几年取得的成就甚至更加突出。

他同时承认,往前看俄罗斯面临着很多长期挑战,比如“缺乏有效的经济模式、管理落后、腐败盛行、人口脆弱、周边国家不稳以及内部分裂威胁”等等,但 没有人知道这些挑战会否以及什么时候以尖锐的形式表现出来。“然而,有一件事是确定的,”他写道,“俄罗斯的规模、资源以及军事实力都能确保它,在未来几 年仍将是一个全球大国,仍将以深刻的方式影响西方世界乃至全球秩序。”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186-1379-6800

地址

河南省洛阳市西工区九都路3号院新神州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