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新闻】俄罗斯前首富被全球通缉 最近曾大胆批评普京


2016-04-27

港媒称,俄罗斯一个法庭向前俄罗斯首富、石油大亨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发出逮捕令。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2月24日报道,霍多尔科夫斯基曾经长官石油集团尤科斯,曾因欺诈罪成被判10年监禁,但有关指控被指背后有政治动机。

两年前,俄罗斯总统普京曾下令特赦霍多尔科夫斯基。

最近几个月,霍多尔科夫斯基越来越大胆地批评普京,曾在伦敦的一个活动上表示,俄罗斯不可避免会发生革命。

本月较早前,俄罗斯最高刑事调查机构俄罗斯侦查委员会指控,霍多尔科夫斯基曾在1998年策划谋杀西伯利亚某市市长佩图霍夫,并企图谋杀其他4人。

该委员会发言人弗拉基米尔·马尔金12月23日表示,由于与此案有关,已向霍多尔科夫斯基发出全球逮捕令。

马尔金表示:“法院审议过俄侦委特别重要案件调查局的申请后,在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缺席的情况下,决定对其采取羁押措施。”

霍多尔科夫斯基自获释以来一直生活在瑞士和伦敦。他的两名儿子都在瑞士上学。瑞士和英国同俄罗斯都没有签署引渡协议。

霍多尔科夫斯基本人没有应传唤为提出指控和接受审问前往侦查委员会,据其新闻秘书称,其不担心被引渡回俄罗斯,并不会改变自己的计划。

2003年10月,霍多尔科夫斯基因涉嫌诈骗、偷税被捕,2005年被判9年监禁。

2010年,他被控侵吞公款、洗钱等罪名成立,刑期延长到14年,之后获得减刑。

霍多尔科夫斯基原定于2014年8月刑满出狱。普京在2013年12月将其赦免。

“我深知玩的是残酷游戏”

服刑期间,霍多尔科夫斯基曾四度绝食争取权益,被关过禁闭、遭到过犯人性骚扰的指控,也被划破过脸颊。他缝过纽扣,给狱中报纸当过通讯员。据囚友透露,他在狱中只做三件事,思考、读书、写作。他订了近50种报刊,涉及历史、经济、化学,他不打牌也不赌博,生活时刻处于摄像头的监视之下,连洗澡如厕也毫无隐私可言。

出狱后的他,皮肤略黑,身形瘦削,但神采不减当年。著名心理学家维诺格拉多夫分析说,支撑他的正是他一贯强悍的性格和信念,这与普京的性格非常相似,这是两位强人的较量。

赦免霍氏的确给治大国如烹小鲜的普京加分不少。普京放低身段、为冬奥会顺利召开赢得政治筹码、令俄股市成功止跌、让外国投资者信心恢复、也送了俄在西方的传统友邦德国一个顺水人情……

被问及“你是否原谅了普京”时,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回答绵里藏针:“我深知自己玩的是残酷游戏,所幸我的家庭未被干扰,所以我对此没有情绪。”他还委婉表示:俄罗斯人惯于将自己的生命交由某一个人来主宰。

牢狱生涯似乎令霍多尔科夫斯基学会了谨慎,性情大变。记者招待会上的他,言语不多,回答问题非常圆滑,时常陷入沉默,像是在斟酌合适的词语,让人不致产生曲解。在记者招待会上,霍氏还呼吁各界不要抵制即将召开的索契冬奥会,因为这是运动员和体育迷的盛事,算是送给普京一个惊喜。

和政治划清界限?

重获自由后,霍多尔科夫斯基展现给外界的多是温馨的团聚镜头,在酒店与父母和妻儿团聚,接受4岁孙女的拥抱和亲吻。他喝伏特加庆祝,享用鱼子酱,去LV店购物,并迫不及待地把玩起iPhone和iPad来,他坦承“10年来世界变化太大”,“入狱前根本没有脸谱和其他的社交网站”。

说他再无政治追求,但他为何选择在柏林墙博物馆召开被囚10年后的第一场记者招待会?不过,他言明未来将不会参与诸如争取政治权力或向俄罗斯反对派提供财政支持等形式的政治活动,而是致力于解救政治犯,这或许是真心话。

他不打算重返商界,因为“复制昔日成功没有意义”,不复往日的经济实力也不允许他再次充当反对派的钱袋子。

他知道自己身为寡头的天然原罪和民众的仇富心理,所以很坚决地表示无意成为“又一个曼德拉”。

更何况俄反对派中,以知名博主纳瓦利内为首的新一代领军人物,开始广泛利用社交网站等工具,而这也是霍氏所不了解的新江湖。不过,四分五裂的反对派仍期望他能充当一面旗帜。莫斯科赫尔辛基组织主席阿列克谢耶娃说:“我们希望霍多尔科夫斯基能成为精神领袖。”然而,俄罗斯七寡头呼风唤雨的时代已画上句号,它与政权的蜜月期非常短暂。

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家人尚在俄罗斯,他的一些昔日生意伙伴仍身处狱中,尤科斯案还未了结,经历了多年俄罗斯式“罪与罚”的历练之后,他感叹道:“我不想再对众多问题袒露真实态度。我很不容易才争取到不说违心话的权利,所以弥足珍视……不必在我身上期待不可能的东西。”

1月6日,他送儿子去瑞士求学,并宣布将致力于替俄被判刑不公者维权,“在我看来,这跟政治毫不沾边……我只是希望帮助别人”。

记者观察:旧寡头政治已成过去式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刘怡然 发自莫斯科

霍多尔科夫斯基得到总统普京特赦的爆炸性新闻被世界媒体视作俄罗斯政坛的标志性事件,外界普遍认为普京的举动不仅是为索契冬奥会向西方伸出的橄榄枝,更象征着俄罗斯政治走向更开放、更自由的方向。

更重要的是,普京特赦霍多尔科夫斯基也具有另一象征意义,那就是俄罗斯旧的寡头政治时代已经一去不复反。正是由于执政者认为他们对俄罗斯政治的影响力已经微乎其微,才考虑让其回到社会;而与此同时,在普京时代成长起来的“新寡头”又是另外一番面貌。

在叶利钦时代,俄罗斯一夜暴富的“寡头”呼风唤雨、神通广大。他们不仅控制了石油、天然气、贵金属、有色金属等重要资源,还把触角伸向了政治领域:操纵媒体、左右选举、干预立法,甚至亲自出任政府要职。俄罗斯人对此深恶痛绝,普京也承诺整肃“寡头”。

可现如今,当年的七大金融“寡头”已经被普京铁腕压制下,坐牢的坐牢、流亡的流亡、破产的破产,早已不复当年之勇。去年3月,被称为“开启了俄罗斯寡头政治时代”的金融家、媒体大亨别列佐夫斯基客死英国,正式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有俄罗斯政治观察人士认为,现在像别列佐夫斯基这样的人,对俄罗斯政坛的影响已经无足轻重,即便回到俄政坛,他也不会有任何政治派别愿意和他有关联。

刚被普京特赦的霍多尔科夫斯基也一样,他在俄罗斯的势力早已被普京清除。霍多尔科夫斯基当然清楚这一点,他重获自由后表示,自己未来不会参与诸如争取政治权力或向俄罗斯反对派提供财政支持等政治活动,而且在事业上他已经取得“想要的一切”,目前的财务状况可以满足生活所需,因此没有再次从商的打算。

时过境迁,一些在普京执政时代成长起来的能源巨富成为俄罗斯新的“寡头”,亿万富翁普罗霍罗夫就是其中之一。与前“寡头”不同的是,他们与普京保持了良好的关系。俄分析人士认为,在2012年俄罗斯总统大选上,普京有意拉拢普罗霍罗夫进入体制内反对派,意在安抚不满情绪高涨的中产阶级,同时吸引右翼自由派选民。

尽管普罗霍罗夫当年大选时势头很猛,与普京针锋相对,并把日里诺夫斯基、米罗诺夫两位“杜马老人”挤到身后,获得第三高的得票率,但他在大选中的活动被外界评价道“小骂帮大忙”,更加凸显普京求变、开明的形象,让普京的地位更加牢固。

事实上,除了普罗霍罗夫,俄罗斯目前还有像俄罗斯铝业公司老板德里帕斯卡、富豪阿布拉莫维奇、前投资公司总裁,现国家杜马议员斯利片楚克这样的“寡头”,他们都坐拥大量资源,在俄罗斯商界发挥着自己的影响力,但他们早已不像十几年前的七大“寡头”那样干涉政治。毕竟,这些年俄罗斯在普京的领导下,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取得长足进步,执政当局地位牢固。这与上世纪90年代叶利钦执政时,俄罗斯的烂摊子不可同日而语。因此,俄罗斯已经没了当年寡头政治生存的土壤。

来源:参考消息网(北京)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186-1379-6800

地址

河南省洛阳市西工区九都路3号院新神州大厦9楼